文学天地

  • 稀里哗啦(外三首)
    作者:王永耀     发布时间:2020-12-18     点击数:127

    稀里哗啦

    稀里哗啦,梦碎了

    月光也跟着碎了一地

    梦里的一切依然清晰可辨

    二婶家的猪跳出圈拱了人家的菜地

    开奔驰的典当行老板破产了

    村里的二杆子后生带回一个女人

    凄厉的北风刮着  雪下个没完没了

    我和这些事情没有直接关系

    内心坦然,一个声音叫嚣着

    你没有村庄  河流  土地  

    没有亲人和朋友  就是条可怜虫

    稀里哗啦,我的心碎了

    父亲跑了过来,哎!他去世几年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  没找到我破碎的心瓣

    只好把一块创可贴粘在稀里哗啦上


    在故乡

    抖落思绪里的灰尘

    心情清爽了许多。牵着云朵

    继续向前走,拐过几道弯

    故乡就跌进眼眸里了

    庄稼叶掌上清晰的纹理

    是山村的血脉。虚掩的门上

    一把锁讲述着锈蚀的秘密

    乡亲们的呐喊,绕着山梁

    一声深情,一声低沉   

    我的内心早已擎出

    宁静而寂寥的村庄

    在生命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风成为故乡委派出的信使

    把我的肉身和魂魄交给大地


    为一场雪正名

    雪花落下时,我正坐在窗前

    为这场雪暗自欣喜

    雪是冬日行走的花朵,接收到

    土地的邀请,从遥远的天国而来

    时光里,另一种声音响起

    向着明亮的方向,总有

    太多的污浊需要掩埋

    太多的哀伤需要抚平,太多的事物

    需要润泽,太多的灵魂需要过滤

    一场雪,是一次布道

    也是一次祈祷。可惜

    人们听布道和祈祷的方式一样

    太阳吸纳了雪的肉身,魂魄

    却保留下来,在每个夜晚盛开


    思想的重心下移

    在靠近地平线的地方

    压出两道深深的血痕

    喜欢劈柴喂马的人走过来

    关心粮食和蔬菜的人周游世界

    太多的悲伤和怅惘叠加

    诗人最先感到疼痛

    他毁灭了自己编织的美

    留下一串温暖的名字

    还有大海和春暖花开

    冰冷的轨道上

    我们像两个无助的孩子

    不敢偏离,不敢拥抱

    因为我们明白

    相交会铸就更深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