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 饺子,冬至吃着才最香
    作者:王泽鹏     发布时间:2020-01-12     点击数:127

    天气越加寒冷了,我裹紧了身上厚实的羽绒服,慢慢向前走着。街上行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手里提着各种东西,便利商店的喇叭里不断传出,饺子,汤圆便宜的声音,装饰迥异的餐馆也在门口贴出了冬至饺子的餐单。

    我恍惚间才醒悟过来,原来冬至到了,昨天夜晚爸爸说的熬冬原来是应在了此处,冬至啊!伴随着周末人们闲散的脚步匆匆的来了。

    冬至大概是24节气中最有名也最被人们重视的节气了吧!在南方,似乎还有小年之称,要祭祖,以祈福来年风调雨顺,家和万事兴。在北方,当然就是要吃一口那热乎乎的饺子了。

    我走进餐厅,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精致饺子,不禁又想起了那年父亲拿着包着馅的面皮一拧一拧的便形成了一个个小巧可爱的“老鼠”和“元宝”,被我无限崇拜着。光滑的盘子里,一个个浑圆的饺子鲜香扑鼻,一口下去,热气与鲜香瞬间盈满了口腔,带给我无上的满足与幸福。

    伴着餐厅轻柔悦耳的音乐,我的身心被美味与音乐俘虏,不禁飞上了云霄,漫步在白云之间,尽情享受着。只是从门缝偷溜进来的冷风让我不禁缩了缩肩膀,从云霄上走了下来,直视着窗外的繁华。

    在街上溜溜达达了一圈,天边日光逐渐暗淡了下来,我买了一袋汤圆和一些南瓜饼,准备当晚上的宵夜。大概没有什么是比象征团圆意义的汤圆更适合当今晚的宵夜了吧!至于南瓜饼,这还是我在上学期间一个南方同学在冬至最爱的食物呢!后来,分别之时,他爱上了白嫩嫩的饺子,我爱上了黄橙橙的南瓜饼。冷风呼呼的吹了过来,我想起那个热情的同学,不禁露出了笑容,那是我年少最真挚般的记忆啊!昏黄的路灯转眼就亮了,我宽大的围巾被冷风不断的卷起落下,在冷风轻飘飘的远去时,我献上了最真挚的祝福:愿我的朋友此刻也微笑着,一如当年。

    又一道冷风呼呼的跑来了,我借着路灯加快脚步,向着家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人正在等着我。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暖气瞬间包裹住了我,正坐在沙发上的爸爸汲拉着拖鞋快速的走了过来,握紧了我有些发冷麻木的双手,妈妈端着一碗饺子走了出来,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嘟囔道:“也不知道早点回来。”我扯了抹笑,讨好的拉着爸爸坐在了妈妈的身旁。

    此时窗外昏黄的路灯照着冰冷的柏油马路,冷风呼呼的刮过,带起一层尘土。窗内,高高的楼层上都有或昏黄温暖或明亮如炽的灯光亮起,隐隐远远的似乎能看到一些人正围坐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只有偶尔的笑声被暗夜吸收,点亮了遥远天空上的几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