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 旧年
    作者:王艳     发布时间:2019-08-04     点击数:127

    今夏的雨不似幼时一般连绵。

    十二三岁的夏天总伴着轰隆隆的雷声,以及绞尽脑汁也要偷跑出去玩的狡黠眼神。

    小时候每年暑假都在爷爷奶奶家度过,大人们总三令五申不许去河边玩,河里每年淹死多少人云云,可是能听进去这些话就不叫小孩子了。

    记得有天雨特别大,闪电似利刃一次次劈开阴沉的天,就在这样的天气里,哥哥带着我和妹妹踏上了去河边钓鱼的路。

    哥哥是个非常神奇的小孩,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变废为宝。我和妹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从兜里掏出渔线鱼钩,捡了岸边漂来的泡沫塑料,用系着渔线的小木棍穿过泡沫块,一个简易浮标就做好了,靠近鱼钩的地方系一块小石头,再捡根长树枝作竿,轻而易举又游刃有余。只是雨这么大,望来望去,只有一个又破又小的铁皮屋可以避雨。

    那天哥哥钓鱼的行情非常之好,一会儿一条,忙的他不停从铁皮屋里跑进跑出,捞一捧水草找出裹在里面的小明虾做饵,一会收竿了,一会调整浮子和石头的位置,一会残忍地把难拆的鱼钩使劲拽下鱼嘴。我和妹妹躲在铁皮屋里,心也随着小浮标欢欣的上下跃动。

    突然我们头顶的坡上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紧接着是母亲一声声的呼唤,她喊着我和哥哥的名字,呼声与天空中接二连三的炸雷混合此起彼伏,我们的命运在此刻变成了一道阅读理解题。

    我们三个躲在破铁皮屋里胆战心惊肝胆俱裂,大气也不敢出。忽而摩托车声渐远了,我和妹妹帮哥哥把鱼都装进一个大红塑料袋里,拔腿就跑,力争赶在大摩托之前回到家。哥哥把装鱼的袋子挂在了果园里的树上,然后我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坦荡荡地走进了大院,万万没想到,迎接我们的是手里握着棍子的我母亲,和一旁火上浇油帮腔造势的爷爷奶奶。有时候挨揍并不需要证据确凿,心照不宣就好了。

    母亲是个讲道理的人,她只打我和哥哥,让妹妹站在一边看。

    终于等到风波平息,我们再去果园的时候,袋子在,水也在,鱼却不见了。红色塑料袋不复饱满,干瘪瘪凄惨惨的挂在树上,我们面面相觑,脸上满是旧年的雨水与汗水。